天涯兄弟-亲情故事 - 小故事大全

1993年9月,我辞掉佛山雅丽酒店的工作,来到江门的伊藤精密制造公司,找到在那里当质检员的老乡张小红,希望能通过她的介绍,在公司找份工。
  我隔着黑色铁栅栏和张小红说了不到20分钟话,保安就朝我们厉声吆喝着。匆忙中,张小红塞给我50元钱,歉意地说:“你自己在外吃顿饭吧,我不能陪你。公司在11月上旬要招一批人,到时你再过来试试吧。”说完,她就边回头边碎步往公司里跑。
  我离开伊藤公司,来到一条河边,顺着水流的方向行走。我看见前面有一片葱绿的甘蔗林,决定在那里休息片刻。
  甘蔗林里密不透风,坐了一会儿,我就汗流浃背了。我四下张望没有发现一个人,便脱得一丝不挂地跳进河里。畅游一阵后,待正要上岸时,我骇然发现甘蔗林边上站着一个满脸大胡子的青年。他手中拎着我的衣服,口里发出“哈哈”的嘲笑。
  我狼狈不堪地僵立在浅水中。思忖后,我说:“兄弟,你也是替人打工的吧?我给你50元钱,请将衣服还给我。”
  青年将衣服往后一抛,叉开腿,傲慢地说:“你可以和我比武,你若打赢我,衣服就归你。”我打量他站立的姿势,不像是习过武的人,而我在家,好歹跟大哥学过几招。受此羞辱,火气就冒上来了。
  我爬上岸,侧身避开他一拳,左手在他裆部虚晃一下,趁他双手护裆的空隙,右手迅疾钳住了他的喉咙。青年立即软在地上。
  我穿上衣服,走出十几步远,只听见那青年在背后喊:“喂,你是找工的吗?我们老板要招守护员。”
 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,不仅有了落脚的地方,关键是随时可以留心伊藤公司的招聘消息。
  那个青年叫张桦林,原是吉林省延吉市清河林场的一名伐木工人。因为他只有小学文化,除了一身力气,没别的技术,在广东打工3年,没有赚到什么钱。而他当初离家的目的,是想在外赚笔钱,然后回老家盖房子娶媳妇。
  自河边较量,我“一手封喉”制服张桦林后,他对我就恭顺起来。后来,他发现我没事就掏出笔在本子上龙飞凤舞地写个不停时,更是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,称我是“文武状元”。
  我们的任务是在甘蔗林四周巡逻,一是防盗,二是防火。快成熟的甘蔗叶片枯黄,稍有不慎,就会发生火灾。
  常常,我俩巡逻了几圈后,就收集一些干枯的甘蔗叶子,铺在河滩上。我们头枕手臂,看满天繁星。桦林特别能睡,往往头一沾地,就鼾声如牛了。我因思念家人,忧虑前途而难以入眠。有一回,桦林醒来后,发现我坐在河边,就轻轻挨着我坐下来,说:“光明大哥,你是在想老婆了吧?我给你介绍一个。”
  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。”
  “你不要骗我。有了女朋友怎么还出来打工呢?我不相信。”桦林说,“我有一个妹妹,今年19岁,头发齐屁股,读了初中,林场有30名女工,就数我妹妹最漂亮、文化水平最高。我妹妹困在那深山老林里可惜了。”他说着,从口袋的铁夹里掏出一张照片,并揿亮打火机照给我看。当他确信我有女朋友后,边装照片边说:“如果你能娶我妹妹,我就放心了。”
  守夜守到第25天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事,我差点丢了性命。
  那晚,已是下半夜3点,一天中最寂静的时候。我和桦林朝两个方向巡逻,然后在中途汇合。大约凌晨4点,我发现有6个人从河里爬上岸后,其中两人各提一只塑料壶,沿着甘蔗林浇着什么。还没待我反应过来,一团大火就腾空而起。
  我提了砍刀就朝他们追过去。对方一个人朝我大骂:“你找死呀。”另一个说:“碎了他。”我大喊“桦林”,一边和围上来的人搏斗。对方人手一根一米长的铁棍,我根本近不了他们的身子,过了两招,我的刀就被他们打落了。同时,我的膝盖上挨了重重一棍,紧接着,背上又挨了两棍。“不要留活口。”对方吼叫着。
  就在我感到恐怖和绝望的时候,桦林带着另两组守护员奔了过来,他挥着砍刀朝对方猛劈。有一个人躲闪不及,大腿上挨了一刀,另5个人纷纷逃跑。
  “桦林,你若晚来一步,我就死定了。”我躺在病床上说。
  “如果是我碰上这伙人,你也一定会舍命相救的。”
  出院后,我在小酒馆里要了几样菜,用饭盒装了,来到河滩上。我举起一瓶啤酒,对桦林说:“桦林,谢你救命之恩。”桦林仰头灌了半瓶啤酒,拉着我的手说:“光明大哥,别说谢的话。认识你三生有幸。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兄弟。”这天晚上,我俩共喝了16瓶啤酒。临走时,我们将空酒瓶扔进河里。河水灌进酒瓶内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  隔上两三天,我就到伊藤公司门口打听有没有招聘信息。桦林也跟着我去,他想进公司,又担心没文化考不上。“公司那样大,干什么都要人,机会总会有的。”我安慰他。
  我在甘蔗林当守护员刚好满一个月的时候,伊藤公司贴出了招聘启事,共招20名。我和桦林报名时,门口已经有近百名应聘者。我先桦林进去面试,并顺利地被公司录用做一名铣工。轮到桦林进去时,他的双腿发抖。15分钟后,他垂头丧气地出来了。他低着头不说话,只顾往前走,走到河边,他突然蹲下去,抱着头呜呜痛哭起来,说:“他们说我四肢发达,只有一种本领:吃饭。”
  我无言以对,因为下午就得去公司上班,也就没时间顾得上去多劝慰桦林。进了伊藤公司后,我常常惦记着桦林,但公司管理非常严格,没有特殊情况,是不能迈出公司大门半步的。
  一天,门卫叫我去会客室。隔了铁栅栏,我看见桦林站在外面,看样子,他已经摆脱了没能进入公司的苦恼。桦林知道不能久留,就神情羞涩地求我办件事。原来,桦林爱上了甘蔗林作业组里的一位湖南妹,他们在一块约会过几次。那女孩读过初中很喜欢桦林。桦林想向女孩求爱,便来找我帮他写封求爱信。
  “你是真心爱她吗?”
  “我可以对天发誓:她若要我的命,我立即给她。”
  “下午你来拿信。”
  下午,公司下班时,我远远就看见桦林站在铁栅栏外。他接过信,如获至宝,手舞足蹈地往回跑。大约过了十天,门卫通知我见一个人。推开门卫室的门,我看见桦林胡子刮得精光,白衬衣一尘不染地坐在长椅上。一个皮肤麦黄、头发浓密的女孩亲昵地偎着他。
  “光明大哥,谢你了。”桦林站起来,朝我鞠了一躬,同时用肘碰了碰女孩。女孩低着头,红着脸,轻轻叫一声:“大哥”,就将脸藏在桦林背后。“我今天是特地来告辞的,我明天带荷英回吉林老家。”
  “桦林,好好过日子,好好待荷英。”我朝桦林的肩上轻擂一拳。
  近年底的时候,我收到桦林寄给我的一个包裹:一袋三道眉葵花籽。足有20斤重。他曾告诉过我他的家乡家家户户都种三道眉葵花籽。葵花籽里面有一封信,信中有一张照片,那是桦林一家人的合影,桦林和荷英并肩站在他的父母后面。
  信写得很短:
  光明大哥:
  难忘你的真情厚意和大恩大德。有机会一定和嫂子来我家住一段日子。
  祝你身体健康、万事如意、家庭幸福!
  桦林 荷英
  1993年12月12日
  令我忍俊不禁的是,他们的名字上还按了两个浅红的手指印。看那娟秀的字迹,我猜想一定出自荷英之手;而那率真的口气,显然出于桦林之口。想到桦林口授,荷英执笔的情景,一股巨大的幸福热流奔向我的心房。
(www.shamo.net)
上一篇 一英尺的母爱-亲情故事 - 小故事大全 下一篇 回家-亲情故事 - 小故事大全